設為首頁收藏本站新春快樂!
開啟輔助訪問 |繁體中文 手機客戶端
繼續懷念、繼續愛、繼續張國榮。

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找回密碼
 用戶注冊

QQ登錄

隻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浪微博登陸

隻需一步, 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張國榮

關注:

1、打開您的手機上的微信應用

2、選擇右上角魔術棒,掃一掃

3、或菜單朋友們那裏,掃一掃

4、微信號:lcas19560912

5、公眾號: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6、微信QQ號:100056912

電影筆記:照花前後鏡——張國榮的「水仙子」形態

2006-9-11 00:42| 發布者: 榮雪煙| 查看: 15220| 評論: 8

  弗洛依德在1914年發表《論自戀:一個導論》(On Narcissism:An Introduction),闡述水仙子性格的心理形態,認為「自戀」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特質,隻是長大後會有所轉移,然而,人格分裂、抑鬱症、精神分裂等病患者,以及曾受感情創傷的人,卻無法將「愛」轉移,愛欲的原始欲望隻好傾注於自己的身上,形成自戀的情結。此外,弗洛依德解釋說這些自戀者對社會冷漠,對別人漠不關心,因為在他們的身上和心中,「自我」的能量過於澎湃,遠遠超乎對外世界的興趣,同時他們或遭世界遺棄,或被別人傷害,能夠把持的便隻有對自己的關注,「自我」由是分成兩個,一個我愛?另一個,彼此撕裂,互相監視,然後遠離族群,遺世獨居,全神貫注地沉溺於這種苦痛之中。從張國榮的電影去看水仙子人物的形構,目的便是為了看旭仔、宋丹平、程蝶衣、歐陽峰等如何化身納西瑟斯的鏡像,映照張國榮層次豐富的演繹,彷佛可以說,是張這種本色演出讓想見了水仙子的如花容貌,人戲不分,如虛似幻,讓觀賞者無法自控的迷戀,成就了銀幕上一出又一出的悲劇,死亡的倒影如行雲流水,遺憾與激情,曆久驅之不散!

  反叛的孤兒:《烈火青春》與《阿飛正傳》

  還記得《阿飛正傳》中這樣經典的一個場景嗎?張國榮飾演的旭仔懶洋洋的躺在?上,旁白道出他的聲音:「我聽人家說世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隻可以一直的飛呀飛,飛得累了便在風中睡覺,這種鳥兒一輩子隻可以下地一次,那便是牠死亡的時候。」然後旭仔站起來打開留聲機,讓沉鬱而熱情的拉丁音樂緩緩流播,他走到衣櫥前開始款擺腰身,對?長鏡獨舞起來,舞動舞動舞至陽台,臉上一副悠然沉醉的樣子,眉梢眼角盡是倨傲與風情!這個場景,活脫脫便是水仙子自戀形貌的真身再現,那份孤芳自賞,既華麗又頹廢,既灑脫又蒼涼,是張國榮從影以來最放浪形骸的魅惑表演。

  水仙子的自毀始於發現水中的倒影,鏡像帶來傷害,因為剎那的照現浮映了自我內在的特質,此外,水仙花含有麻醉的藥效,能鎮靜自我進入催眠的狀態,而水仙子對自我的麻醉或陶醉,何嚐不是這種催眠的功能呢?每個人總會對「自我」的形象有所設定,每時每刻懸念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然後對鏡鑒視,慢慢落入溺沉的境界中。張國榮早期的電影《烈火青春》(1982)與後期的《阿飛正傳》(1990),不約而同都是關於這種自我設定的人物類型,而且故事的主題和結構出奇地相似,同是講述反叛青年的死亡旅程與自我放逐,隻是九十年代的張比八十年代的時候更要成熟璀璨,猶如水仙盛放的綺麗年華,那種輕狂的阿飛身段,至今仍為銀幕上可一不可再的經典。

  破碎家庭與戀母情結

  《烈火》裏的Louis與《阿飛》的旭仔彼此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同屬於破碎家庭的孩子——Louis在青年時期喪母,雖然仍擁有父親,但這個父親從未在畫麵上出現,隻有年輕的繼母晃來蕩去幾個無關的鏡頭,銀幕上他仍是無父無母,終日浪蕩於性愛、軟性毒品和日本流行文化的潮流裏;同樣,旭仔也是孤兒,由潘迪華飾演的養母帶大,但他汲汲於追尋自己的來處,苦苦查問生母之所在,最後被生母拒絕相認後更客死異鄉。「水仙子」的原型故事裏,主角納西瑟斯也是無父的孤兒,母親是因奸成孕才誕下了他,因此他的出生本來就是一個錯誤,帶?宿命的悲哀,而來自破碎的家庭,沒有父親的眷顧,他隻能自我依附。有趣的是張國榮主演的電影,有不少角色都是這種無父的孤兒,除了《烈火青春》的Louis與《阿飛正傳》的旭仔外,還有《東邪西毒》的歐陽峰和《霸王別姬》的程蝶衣等,莫不遭受父母遺棄,依靠個人的努力而獨立存活。其中旭仔的養母是交際花,程蝶衣的生母是嫖子,更與原有的水仙子故事互相輝映,不光彩的出身背景命定了他一生坎坷的身世。

  此外,無父的家庭也形成主角戀母的情結,這是《烈火》與《阿飛》另一個共有的人物特點。《烈火》開首的時候,是Louis躺在深藍色房間的大口,獨自收聽母親生前留下的音樂錄音帶,在貝多芬交響曲輕柔的推進中,隱隱浮現他對母親惦念的憂鬱,而這個場景並在故事的後段一再重現。至於《阿飛》,戀母的鬱結更進一步化為對自我的暴力,旭仔長期與養母對抗,目的都是為了追問生母的下落,(他從來沒有追問生父是誰!)他對養母身旁的男人動粗毆打,顯然隱藏了恨父/弒父的情結,最後他跑到菲律賓為見生母一麵而遭拒絕,自我的來源一旦被否決了,便帶來了無法彌補的創傷,繼而挑動黑幫的仇殺,這是一種以毀滅自我來進行對生母的報複,因為母親的否認帶來了自我的否決,在欲愛無從之下,水仙子也無所依歸,死亡便是唯一的出路。基於此,水仙子不承諾愛情,也不信任婚姻,旭仔一生身旁不缺女伴,但母親的缺席使他無法從其它女人身上獲得補償,因此就算所有女人都想抓住了他(包括他的養母),他都不為所動。電影結束的時候,旭仔在臨死前戮破了自我設定的神話:「以前,以為有一種鳥一開始飛便會飛到死才落地,其實牠哪裏都沒有去過,那隻鳥一開始便已經死了!」恰恰指出了這種自戀與戀母的情結帶來破滅的悲慟,也隱喻了出生的錯誤和死亡的必然,因為,當水仙子洞悉人間的虛幻,也便是他離逝的時候了。

  《烈火》與《阿飛》同樣有一個暴烈的結局,都是以血腥的殺戮終結,但《烈火》中的Louis卻僥幸地存活下來,原因是飾演他女朋友的葉童懷了孩子,母性強韌的力量使她能執起武器,擊敗日本赤軍的殺手,危急中救了Louis的性命,至此Louis的戀母情結由葉童的「代母」身份化解,因而獲得了再生的釋放。

  (編者按:今年9月12日為張國榮五十歲冥壽,本版於今明兩日刊出由洛楓撰寫的張國榮從影角色研究評論文章,敬希讀者垂注。)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著有《世紀末城巿:香港的流行文化》、《盛世邊緣:香港電影的性別、特技與九七政治》、《女聲喧嘩:媒介與文化閱讀》。
12下一頁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文淵 2016-1-4 17:54
啼妃: 我非常認同洛楓老師對於張國榮先生水仙子特質人物的分析和評價,他就是那種天生就可以靠獨自風華吸引關注,卻最終被摧毀的對象。
一種被摧毀時散放出來的美···謝謝洛楓老師讓我更深的理解哥哥的電影藝術
引用 wwx 2014-1-17 01:15
“當窮凶極惡的醜陋臉容被配在天生異稟的藝術天才上,到底會是怎樣的人性組合?”這不得不使我聯想到——當不可救藥的抑鬱症降臨在追求完美又熱愛生命的哥哥身上,到底會是怎樣的一個痛苦煎熬的過程?當然結局已經知道,雖然不願意相信這個結局,雖然理性告訴我這篇文章隻是在對哥哥的電影演繹做評論,但現實......與電影是多麽相似!哥哥的人生如此地戲劇化,沒辦法不成為傳奇。
引用 Lecy 2013-8-13 18:44
懷念哥哥
引用 地上娃娃 2013-6-3 00:03
沒看完。電影裏的人物就是哥哥嗎,我認為那隻是哥哥造詣的角色。不要總把悲情和哥哥聯係在一起,我想隻有真正與他接觸的人才算了解他吧。所謂的評論人就有資格分析他人嗎?
引用 夢裏一片癡 2013-5-19 22:45
很悲痛,為哥哥的人生不能完滿而難過,想念哥哥。
引用 xiuge 2013-4-9 17:16
你是唯一。。
引用 夜闌靜有誰共鳴 2013-4-8 16:51
寫的很好,再次懷念哥哥。
引用 啼妃 2012-11-8 09:50
我非常認同洛楓老師對於張國榮先生水仙子特質人物的分析和評價,他就是那種天生就可以靠獨自風華吸引關注,卻最終被摧毀的對象。

查看全部評論(8)

手機版|Archiver|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GMT+8, 2019-5-21 01:56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