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新春快樂!
開啟輔助訪問 |繁體中文 手機客戶端
繼續懷念、繼續愛、繼續張國榮。

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找回密碼
 用戶注冊

QQ登錄

隻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浪微博登陸

隻需一步, 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張國榮

關注:

1、打開您的手機上的微信應用

2、選擇右上角魔術棒,掃一掃

3、或菜單朋友們那裏,掃一掃

4、微信號:lcas19560912

5、公眾號: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6、微信QQ號:100056912

“想象張國榮——追憶張國榮的藝術生命”研討會

2008-9-5 00:12| 發布者: 榮雪煙| 查看: 18232| 評論: 8|原作者: 哥哥香港網站|來自: 哥哥香港網站

摘要:   張國榮對一般人有甚麽意義?張國榮的lesson,他的“真”,對香港娛樂圈有甚麽意義呢?有否反省過整個張國榮的演藝生命有甚麽啟發呢?這會是其中一個最關鍵的事情。
  日期:2007.03.31
  地點:香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演講廳
  主辦:哥哥香港網站

  講題.....The Idea of Leslie—想象張國榮
  主持.....馮應謙(大學教授)
  講者.....林沛理(文化評論人)

  (注:所有文字譯本由哥哥香港網站提供,文字譯本為內容大意,目的是為不懂粵語或因技術問題未能看到錄像的朋友了解其內容,實際意思一切均以視頻內容為準。)

  序言

  馮應謙:

  記得幾年前我曾經踏足過這個演講台,演講的內容也是有關張國榮。今天出席的人數跟幾年前的也是一樣的多,我很高興、很感動。

  今天的課題是《The Idea of Leslie 想象張國榮》,該演說甚麽呢?從一個學術觀點來說,張國榮離開這麽多年後,留下甚麽給呢?在想象張國榮、繼續張國榮,究竟在繼續的是甚麽呢?我想這是林沛理先生今天想要探討的主題。首先讓我介紹一下林沛理先生,我認識他是一位文化評論人,他在〈亞洲周刊〉撰寫過很多文章、影評,當然有些是有關哥哥的。其中一篇在網上廣泛流傳,《張國榮的生與死》,在網上是另一個名稱,它被翻譯成英文、日本、意大利文等等,一會兒的交流時段大家可以對文章的觀點作出討論。

  現在請今天的主要演講嘉賓林沛理先生。

  張國榮作為一個概念的生命才剛開始

  林沛理:

  我想大家今天邀請我到來當嘉賓及讓我設定課題講張國榮,會有一個原因。我本人不認識張國榮,我不是他的同行,我沒有跟張國榮填過歌詞,我也沒有跟張國榮拍過戲,我唯一的一個資格今天談張國榮是我曾經寫過一篇關於張國榮的文章,是他離開後約兩星期發表的,在〈亞洲周刊〉,《他以痛苦經驗真情演出》,文章後來有很大的回響。文章背後有一個故事,〈亞洲周刊〉為一本嚴肅的新聞雜誌,在張國榮離去後安排了一個專輯,那時被批評太過集中於他的同性戀身分,於是〈亞洲周刊〉主編找我寫一篇新文章關於張國榮作為一個演員。給我寫文的時間不多,我身在澳門,我用了兩小時,最後的二百字還是口述的,接著是趕著印刷出版。這是那文章的寫作背景。

  由於有了互聯網,我讀了很多這文章的反應及文章的流傳,其中讓我深刻的是有一位讀者寫他在地鐵內一邊閱讀一邊哭泣不停。為何文章會有這麽大的一個回響?還有在今天讓我有機會跟大家傾談呢?張國榮對我及對大家的意義是甚麽呢?對我而言,「張國榮」是一個 “Idea”,是一個概念,是一個exciting and interesting idea。而張國榮作為一個idea讓人興奮的、我的寫作或那篇文章讓人興奮的是,縱使張國榮已經離去,“The Idea of Leslie”,張國榮作為一個概念、一個意念才正式開始,是一個新生的事情。

  張國榮的生前,對張國榮較有意義、有深度的評論及討論很少。張國榮作為一個演員不是給人看得太重,張國榮作為一個歌星被人視作偶像較多,這是張國榮生前的事情。張國榮離去後,他的表演藝術、唱歌技巧、舞台表演才被深度的討論。張國榮離開後他作為一個意念、作為一個Artist才開始,這正是在延續他的生命,這正是評論、討論、文字讓人興奮的地方,它在否定了現實,縱然他的逝世沒法改變,但他留下的一切還是不斷的給人重新發現,這是整個張國榮的現象及討論張國榮時讓人exciting的地方。

  真情的表演者

  林沛理:

  張國榮作為一個idea,以下是一些重點。我個人沒有與張國榮personal的事情跟大家分享,當然我會遇見過張國榮,香港是一個這麽小的地方。他有意義的非在於他私人上、生活上跟有過甚麽接觸,是他作為一個表演者他對的意義,這其實是一個民主的事情,他基本上給予了一切給他的聽眾及觀眾,不一定需要是他的同行都同樣in a way擁有張國榮,這是最有趣或是張國榮對的最大意義。第一,是authenticity,“真”的演繹,無可否認他是一個表演者,表演的意思是他在舞台上,不論舞台是一個銀幕、一個stage、或是任何場合如布景廠,他都在表演中,在公眾地方見到張國榮他同樣在表演中,他同樣是表演者,所謂表演的意思是他表現出來的東西是針對大家的需要。By definition,“表演”是一個假的東西,但張國榮作為一個表演者他最有趣的、最難能可貴的是在他一切的表演中都讓人有一個“真”的感覺。

  張國榮是少數的表演者,非獨指在香港、或許在全世界中,他是本能上、instinctively知道表演與“真”的關係。“演出”並非是虛構的、非憑空塑造出來的,一個演員能進入一個角色而真實地表演出來及引起共鳴,一個演員最大的資源不是他接受過正統的訓練,表演非簡單的指創作或想象,表演的本質是在想象之餘還需倚靠很多的回憶,及relieve,他要重新經曆他所經曆的事情,當表演需要有深度時,他往往需要relieve及重新經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張國榮每一次表演動人的其中一個關鍵,他不獨隻是想象而代入一個角色,而在他想象的同時他是重返他的記憶中去relieve他的一些experience再提煉他的表演、演出,這是觀看張國榮的電影時給我一個很深刻的印象。還不單純在演戲上,即使簡單如張國榮接受一個訪問,我記得在電視裏看到一個訪問,是一個清談的節目,很多人都出席過,大家目的在閑談、賞臉、或是宣傳自己的新的電影、唱片,沒有人像張國榮一樣的交出自己給觀眾,他說最真的話。有一次的出席者包括張曼玉及梁家輝,張曼玉很懂得保護自己,張國榮談及一些personal的事情、他說他與梁朝偉一起拍戲、梁朝偉是一個怎樣cool的人、怎樣能跟他交朋友、他說懂得入位就能跟梁朝偉交朋友。作為一個觀眾,會發現這是他是從心裏說出的話,作為一個普通觀眾或是他的經理人都不會建議他這樣說話,因為他們同樣是明星,為何張國榮像是那麽desperate需要梁朝偉的友誼似的?這反映了張國榮是非常需要友情的人,他與任何的工作朋友、在任何的工作環境、在他的生活圈子裏,他都需要朋友,當一個人是這樣desperate for friendship的時候,可以想象他的內心是多麽的寂寞,也可體會他擁有一顆多麽“熱”的心。

  讓人感動的脆弱性

  林沛理:

  我剛才所指的authenticity,與另一個概念跟張國榮有著緊密關係,會是vulnerability、張國榮的脆弱、容易受傷害的地方。大家隻要聽到、見到他在電台、電視台、甚至是電影的演出、他演唱、都會發現張國榮像是一個容易受傷害的人,即使他成名後,當他提及以前受的冷淡對待、侮辱、加上他說及他童年事情,種種的一切使人覺得他是一個vulnerable的人。這種vulnerability在一個超級巨星身上是不容易找到的,其它的明星都總會給觀眾看好的一麵。在香港能做得成功的明星,他們大都是survivors,是一個生存者,他們有他們生存的一套技略,我相信張國榮都有,但最難得是他仍然保留那份容易受傷害的情感及不介意把不開心的事情宣之於口,我想這便是這麽多哥迷依舊懷念他的原因。一方麵你們會覺得他是高不可攀,但我可以跟你們說,若你們隻覺得他是高不可攀,你們不會對張國榮有這麽深的感情,你們不會在他離開這麽多年後依然懷念他,在你們覺得張國榮是高不可攀的同時,你們總會覺得張國榮有些地方跟你們很相似,跟你們很接近的,其中讓全世界哥迷喜歡他的原因便是那份vulnerability。當每個人放下自己的盔甲,夜闌人靜時,無需要假裝、無需要返寫字樓、返學校、不需要在一群人中裝扮得很tough的時候,其實每個人都vulnerable。張國榮難得的是,他不是在獨處時、不在夜闌人靜時,他隨時隨地都說給知道他是很vulnerable。其實這是一個gift、一個天份,並不隻是一個性格的特質,這需要一個天才,才能讓這個quality變成一種art、才能讓這種quality融入於自己的演出裏。

  他的authenticity也是同樣的難得,在今天的社會裏、在娛樂圈裏,很多人都是宣傳機器、生產出來的偶像,明顯他們唱歌、演戲、接觸歌影迷,都是一種手段,為了達到成名、出名、賺錢目的之一個手段。他們像plastic、塑料樣,雖然每個人都是human,都有humanity、人性的本質,隻是娛樂圈就是要他們去保護自己,很多時觀眾與fans隻需要他們幻想的偶像,所以不能怪責那些明星與藝人。但當有一個人願意給你最真的一麵,這就相當的難得,我不知道張國榮的這份authenticity and vulnerability可以appeal to 多少人!大家本能上、直覺上知道很多每天給大家消費的、電影的、電視的、演唱的都是假的,在一個很多“假”的世界裏有一種這麽“真”的東西,這是張國榮其中一個對的意義。

  讓人性的感情回歸社會

  林沛理:

  可以討論很多張國榮的事,可以從一個較學術的角度,可以討論張國榮作為一個演員他的演技特點,他的演戲方法有甚麽重要性,但我認為最有意義的是張國榮作為一個人,他怎樣將humanity的這個事情restore to 娛樂圈,這個說法或許有點誇張,但這是我一直對張國榮的印象。談張國榮的演技,可以讓他跟很多人比較,如周潤發、梁朝偉、甚至黃秋生,也可以讓張國榮在《霸王別姬》女性化的演出跟其它人同類型的演出比較,但把“真”及humanity放入演出、表演裏,或者作為一種生活的方式,我個人認為在香港真的沒有人能與張國榮相比。

  今天我設的課題是《想象張國榮》,我總認為一個演員、一個明星、一個偶像、一個表演者是重要的,他是一個empowering的工具,他給予權力,非獨是一個娛樂消費的東西。有時候關係是被扭曲了,若然把明星說成高不可攀,或做一些追星族的事情,或消費明星的唱片、相片,這是fetishism,所謂的戀物癖,這是另一個事情。我要說的是透過欣賞一個藝人演出的時候,在當中領略了一個價值或怎樣在你生活發揮一種意義,《The Idea of Leslie》所說的其實是一個價值,張國榮體現了一個甚麽的價值,透過張國榮作為一個人、一個表演者他對的生活有甚麽的啟發。在這個角度裏談甚麽是張國榮的意義,為何當欣賞過張國榮的演出、接觸過張國榮的作品,感到更加自由,或是感覺上可以勇敢一點去追求一些東西。這可能是張國榮在他的演出裏或生活態度裏讓感受到一些價值是重要的,例如:用心工作、以心對人,及他的“真”、to be an authentic being。

  Authentic是重要的,整個社會,更甚是娛樂圈,都說出“假”是比“真”來得重要,觀眾需要的是“假”,整個娛樂圈賣的都是“假”,倘若娛樂圈是賣一個commodity、一個商品的話,那個商品叫做“假”,那個商品可以叫夢幻、美麗、理想等等,它的本質是一樣假的東西。最成功的藝人、表演者、這不獨在香港,整個娛樂圈曆史均說明他便是最假的表演者、最能夠把自己變成麵手三千的、最能夠滿足大眾幻想的。在一定程度上、層次上張國榮都能夠做到這樣的,他都是一個麵手三千的表演者,張國榮都滿足了很多人的幻想、男性的幻想、女性的幻想,從他青春時期至後期成熟了都滿足了很多人的幻想,這是張國榮得到成功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最難得是在“假”的當中,張國榮加了很多的“真”,在張國榮的越後期他加了越多的“真”,到後來他的“真”與“假”都不易讓人分辨,分不到甚麽程度是“真”、甚麽程度是“假”,高潮就在他的自殺,他的自殺不易讓人相信,在新聞公布後大家都會認為是假。

  張國榮作為一個人、一個藝人,最難得的是他給知道“真”其實有一個市場價值、有一個表演價值、一個藝術價值,即使在香港一個很“假”的地方,張國榮的“真”能夠引起這麽多人的共鳴;在娛樂圈那樣保護自己的世界裏,張國榮的那份容易受傷害都能引起共鳴的話,這是值得香港的娛樂圈、香港的社會反省的。張國榮這個lesson、這個教訓,香港的娛樂圈、香港的社會吸收了多少?到今日有多少人明白整個張國榮現象、張國榮的演藝生命,當中的所謂道德教訓是甚麽呢?在我的理解裏,很少人從這個角度看張國榮,仍在說男扮女裝有多的神似、表演藝術有多好,這當然都是一個角度值得探討,但或許還有一個更大的意義。張國榮對一般人有甚麽意義?張國榮的lesson,他的“真”,對香港娛樂圈有甚麽意義呢?有否反省過整個張國榮的演藝生命有甚麽啟發呢?這會是其中一個最關鍵的事情。

  或許張國榮已經成為你的朋友

  馮應謙:

  有關真與假的問題,這個跟我有很大的關係,我在新聞與傳播學院授課、教學生當DJ、影藝界,那是在教人做假的事情。先撇開真與假的話題,前數天有人問我這個星期六有約會嗎?我回答我會出席一個張國榮的悼念活動,發問的人明顯在大學的環境,他們奇怪我作為一個老師會出席這類活動。接下來他們發問的是,歌影迷們,或現在喜歡稱為粉絲,大家有甚麽能夠做呢?我昨晚寫了一篇文章有關粉絲,最近大家都有聽過一些其它人的粉絲作出一些非理性的行為;撇開了娛樂圈的那些假,的社會每天都在變遷,如果仔細看一個真的社會是相當的恐怖,你可看到教育、政治的風波,一些低下階層的問題、醫療的問題。一般人如要在社會尋找一些真、有價值的事情是相當的困難,從小到大都被灌輸要真誠對人、學習一些好的價值觀,但現實很難找到的。那是說的歌影迷在現實的社會裏找不到一些真、有價值觀、很高尚的情操時,是需要在張國榮的想象裏找到。

  響應林生的話題,可在哥哥那處找到一些真實性,包括情操、人生態度,會是在那些範疇裏呢?會否是通過電影如《戀戰衝繩》的人生態度,或有《霸王別姬》裏一些真實的性別價值觀、或會是他在演戲裏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感,會在那個方麵呢?可否詳細的討論。

  林沛理:

  雖然今天是一個張國榮的活動,我不要把他捧得高高在上、美化他、甚至神話化,說張國榮有很高尚的情操,或是一個很noble 的人。我有共鳴的,或是我可以想象的,為甚麽看張國榮的電影、聽張國榮的歌、或他接受訪問、聽他說話,或一個整體的印象,或一些跟他有關的事情,大家會覺得liberating 或似是解放了自己,或是從張國榮身上得的那份深層的滿足感,那滿足感的源頭在他那份vulnerability、那份容易受傷害的。

  不認識他,隻能從外麵看他,及隔了一個距離來看,從任何角度看他,他是一個成功的人;從香港最世俗的標準來說,他是香港的super star,跟他同等地位的super star香港沒幾個人,他這麽的靚仔,他演戲有成就、唱歌有成就,幾乎他是完全乎合了對於成功的定義。一個這麽有名,是celebrities中的celebrity、名人中的名人,但這麽一個世俗定義中成功的人也讓人感覺他這麽的不快樂,說到不愉快的童年會是快崩潰似的,他這麽的憂鬱,知道他有很多事情困擾著他,他不能拋下他童年的不愉快回憶,知道他要go through一個性傾向的困難選擇,他在訪問或言談間流露的那股寂寞,他那份需要朋友、需要認同的感受。他讓人touching、動人的時刻,是他紅透後在回憶裏談到他過往演唱時觀眾拋回他的帽子時,他仍是忿忿不平,仍是很難過的,他跟是沒有甚麽分別;每天遇上的挫折感、追尋不到理想的、鬱鬱不得誌、失戀、父母不了解、跟兄弟姊妹吵架,這些不同程度上都能在張國榮身上找到,他有這個特質,這是很動人的。即使他不在演出,一個簡單的清談節目也動人的地方,你隨意回顧一個訪問,都是touching的,那個可以達到一出電影動人演出的程度,更難得的是那個不是演技。

  他的這個特質起碼在香港的藝人中我找不到,張國榮是把張國榮從一個高不可攀的地位拉近至一個life-size的、一個合乎生活尺碼的人。沒有一個高不可攀的人是能夠感動人的,把張國榮神化或說成高不可攀對他不是一個恭維來的,一個隻能做到高不可攀的偶像是不能夠真得打動人,隻有人能夠打動人、隻有心對心、heart to heart的exchange才能讓人感動。這應該是個有趣的話題、每一個喜歡張國榮的人,你們不應隻是張國榮的fans,或許你們都在掙紮,張國榮對你們來說究竟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偶像?是一個super star?或許你希望他成為你的一個朋友、或是他已經是你的一個好朋友!

  Gift of Intimacy

  林沛理:

  一個不在你生活圈子裏,你隻是透過一些媒體、包括電影、歌、電台、電視來接觸他,如果這個人都可以讓你覺得他是你的好朋友的話,他所擁有的magic會比較隻視他為偶像的更多,這並非每個人都能有這個magic、能讓人感受他是好朋友,倘若要分析張國榮對你或的意義,我覺得張國榮是有這個能力,這其實是一個gift、一個天賦,我叫它:Gift of Intimacy,是一個能與人建立親密關係的天賦,這不是每個人可以擁有的。就算不談偶像,在認識的朋友中,又有多少人能有這個能力呢?你幸運的話,你會遇上幾個這類的人,隻是跟他一、兩次的閑談,you feel so close to him,似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很明白你的。這是一個gift,在平常的交往中,你都不易遇上這種人,更何況這是個跟你相距十萬八千裏的所謂偶像呢?

  倘若你能feel close to一個偶像,這個偶像的Gift of Intimacy是相當的犀利。張國榮肯定有這個gift,他有這個gift是由於他的vulnerability,及他的那份“真”。能夠讓學術界進一步探討的是他怎樣把他的一份Gift of Intimacy轉化為藝術,讓他成為他獨有的表演藝術的一個元素,這會是一個相當有趣的課題。除了他唱歌、演戲,他擁有的這個天賦,我想是一直都underweight了。
12下一頁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wwx 2014-1-17 00:42
YUNHE: 是評論家理性的分析勾勒出一個真實的哥哥,還是榮迷們對哥哥心與心的感知更能解讀哥哥?曆代偉大藝術家以及他們的作品其生命力都在於其知音對他們的心犀相同,而 ...
親,其實,評論家們的評論和榮迷們一塌糊塗的愛並不矛盾,隻不過他們是站在理性一些的角度來解析為什麽大家會這麽愛哥哥,當愛哥哥已經成為一種持續多年的社會現象的時候,自然會引起學者的研究,這是好事,通過研究才能讓人們知道哥哥留給的是怎樣的一種正能量,以及這種正能量對於現在這個社會的意義,隻有通過研究,他的精神才能永遠流傳下 ...
引用 wwx 2014-1-17 00:29
同意裏麵的觀點,哥哥身上有很多麵,是複雜的,不是簡單一兩句話可以概括的,正是因為他的複雜才體現出他的真。陶行知說過:“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可見要做一個“真”的人是不易的,何況是在大染缸似的娛樂圈,哥哥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了。我個人強烈的感受是,哥哥身上有真、善、美的東西,這其中我首先愛的就是他的真。
引用 Lecy 2013-8-12 07:40
我很愛哥哥: 如能有音頻可聽,視頻可看,就更好了。
是的呢
引用 yunshang 2013-6-3 15:32
繼續張國榮
引用 YUNHE 2013-5-15 13:38
是評論家理性的分析勾勒出一個真實的哥哥,還是榮迷們對哥哥心與心的感知更能解讀哥哥?曆代偉大藝術家以及他們的作品其生命力都在於其知音對他們的心犀相同,而不是評論家們的框定。哥哥的生命力在於他有知音。
引用 鬧鬧蚊_LH 2013-4-8 23:24
真正的藝術家,10年都顯得那麽短暫
引用 我很愛哥哥 2012-9-16 13:16
如能有音頻可聽,視頻可看,就更好了。
引用 我很愛哥哥 2012-9-16 13:12
邊看邊學習英語,增加不少詞匯。對,哥哥就是有那種gift of intimacy,最讓人大愛的了。他那麽俊美那麽優雅,但又那麽親切,你絕對不會看到哥哥冷若冰霜,拒人千裏。他永遠給人春風拂麵的感覺。

查看全部評論(8)

手機版|Archiver|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GMT+8, 2019-5-21 01:56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