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新春快樂!
開啟輔助訪問 |繁體中文 手機客戶端
重溫張國榮 | 圖書《隨風不逝·張國榮》

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找回密碼
 用戶注冊

QQ登錄

隻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浪微博登陸

隻需一步, 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張國榮

關注:

1、打開您的手機上的微信應用

2、選擇右上角魔術棒,掃一掃

3、或菜單朋友們那裏,掃一掃

4、微信號:lcas19560912

5、公眾號: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6、微信QQ號:100056912

“張國榮影像中的真與誠——追憶張國榮的藝術生命”研討會

2006-9-20 23:37| 發布者: 榮雪煙| 查看: 15132| 評論: 14|原作者: 哥哥香港網站|來自: 哥哥香港網站

摘要:   當我還未開始講述劇本的故事時,哥哥已經示意表示明白,或許他事前已經向別人或是跟施南生他們打聽過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想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一群電影人,都是被人能夠喊出名字的,而大家都是為了做好一件事情 ...
  日期:2006.04.02
  地點:香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演講廳
  主辦:哥哥香港網站

  講題.....張國榮影像中的真與誠
  講者.....張之亮(電影導演)、林紀陶(電影編劇及影評人)

  (注:所有文字譯本由哥哥香港網站提供,文字譯本為內容大意,目的是為不懂粵語或因技術問題未能看到錄像的朋友了解其內容,實際意思一切均以視頻內容為準。)

  序言

  林紀陶:

  今天的研討會主題是“張國榮影像中的真與誠”,在哥哥後期的電影裏,這份「真與誠」哥哥不再把它放在心裏,是拿了出來的,通過電影表達了。

  很想跟大家分享我昨天的一個經驗,昨天是四月一日,但是都要如常工作,仍然都要生活。我昨天跟電影人有三個聚會,有會議的、用膳的、閑談的,期間都不期然地談到哥哥,都說在這一天裏要給哥哥一分鍾,接著都靜默了一分鍾,以這樣來紀念的一個好朋友、一個電影界的好朋友。這樣的一個行動每一年都會繼續,著實忘不了哥哥。電影界的“爸爸”張同祖先生在靜默一分鍾後說,都不能忘記哥哥,因為哥哥在後期他的電影世界裏,他的行為已經成為一個典範、電影人的一個典範。在《流星語》哥哥以一元片酬接拍,他以實際的行動表達了他是真心的愛電影。所以今年這個紀念活動請來張之亮導演是一個很好的時刻,張導演在《流星語》跟哥哥有很多的交流經驗,我本人也未有機會知道,還有後來哥哥執導的短片《煙飛煙滅》,張導演都有份參與。現在就交給張導演講說。

  初步構思《流星語》

  張之亮:

  不太懂得用言語來表達,今天來到這裏的心情,是跟大家分享與交流我個人的感情及我個人對哥哥的、你們已知道或不知道的,一些事情。能夠說的是的工作,我收到今天分享的課題是張國榮藝術生命的真與誠,我不太適合討論這個,因為我對他的表演及人生均不太熟悉,我隻能在《流星語》實質的工作裏,我所見到的、我所接觸的,來跟大家分享。

  記得在1998年,香港電影界的非常低潮時期,很多工作人員都沒有工開,原因包括有盜版,及香港人對電影失望就不看戲了!那時有二十多位的導演在導演會的推動下,想發起一個運動,叫它為【創意聯盟】,想找許鞍華、張婉婷、王家衛、關錦鵬等這些讓人敬仰的導演拍攝一些有誠意的電影,也希望邀請一些出名的演員,像哥哥一樣的,來參與。運作可以是先有導演、故事及演員後,安排賣埠,例如台灣會有若幹收入、香港的錄像帶或院商會借出多少錢、演員不收片酬、主要的工作人員盡量降低他們的薪酬,希望把整個製作的成本預算降低至百份之三十或四十,因為知道大部份的成本可能都是放在演員費用上。

  開始了這個想法,十多位導演便各自拿些題材出來,當時我是其中之一。我在想現在社會需要些甚麽呢?這個世界有金融風暴、負資產,有一天我在巴士上見到一個孕婦,生BB應該是一件開心的事情,但見到她滿麵愁容,我在想香港需要甚麽呢,作為一個電影人又可以交出甚麽訊息讓人們去分享呢?其實帶給別人快樂是一件很值得的事,一位演員喬宏叔,他已離世,他說他不介意演出喜劇,他說演喜劇是一件好事,因為能把快樂帶給觀眾。我在想香港人現在怎樣能笑呢,又怎樣拍喜劇呢?於是找來差利卓別靈的戲反複重溫多次,有一部讓我感動的,《The Kid》(差利與小孩),我當時想著誰來演差利的角色呢?倘若《The Kid》這個喜劇能夠重拍,是希望讓人們察覺自己失去太多東西,例如:會有親人離開,經營生意或會失敗,有很多不如意的事等等;但這眾多不如意的事情其實不能取締身邊生活的人,香港人太過為了生活而煩惱致使疏忽了身邊和一起生活的人。在那個時刻,我覺得能以喜劇形式帶出訊息是一件值得做的事。在【創意聯盟】裏,不同的導演拿出不同的題材,其中一個便是《The Kid》。

  便開始找差利了!爾冬升提議不如試找哥哥,我心存疑惑“哥哥演差利?”我同時有個想法,我對【創意聯盟】的理念很認同但心裏還是疑慮的,擔心著人們會否以為一群沒工開的幕後電影人借口跟一群有名氣的演員說,“現在為香港電影出一份力喎,你們不要收片酬呀!”這樣感覺不太好!所以心情反複的想,“是否找哥哥呢,是否找哥哥呢?”後來,明白到若然這出戲沒有一個有名氣的演員參與,這電影是無法完成的,就算完成也未必有觀眾,不是我或一些導演未試過拍攝這種題材,沒太多人有興趣去觀賞。另外,或許因為某些的自卑或對別人的懷疑,引致拒絕了自己作出一些行動,包括:以為一些“紅”的演員就是一個想法、以為人性裏太多的騙局就不想牽連在內。後來爾冬升聯絡了哥哥,他跟哥哥在電話通話提到了。哥哥知道後,記得是不到一個星期的日子,便約了一個會麵。

  某日下午三時在半島酒店Coffee Shop

  張之亮:

  那天是在半島酒店的 Coffee shop,時間下午三時,見麵時心有點卜卜跳,一方麵他真是相當的…(林紀陶:Superstar來的!)哈哈,也是自己喜歡的人嘛!另一方麵是自己像推銷著一件事情,“你不要收錢呀!”當我還未開始講述劇本的故事時,哥哥已經示意表示明白,或許他事前已經向別人或是跟施南生他們打聽過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想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一群電影人,都是被人能夠喊出名字的,而大家都是為了做好一件事情。哥哥說他的心態參與此事是希望大家都有工開,最重要工作人員有收入,其它的安排他不會介意,重要的是拍一出好戲,大家一起工作就好。我心在想“來得這麽快的,我還未講述故事呢!”(林紀陶:是嗬,準備好要說的還未說呢!)從那刻開始,他從沒有反悔,也沒有怨言。他以一元的片酬簽定了演員合約來演出這出電影,這是由於合約需要有價值,所以便放入一元,事情就這樣開始了。眼前的哥哥好比我二十多年前認識的哥哥,我是在當年《聖誕快樂》認識他的。我當時是製片,哥哥那時隻是來拍攝三、四日的戲份,飾演劇中李麗珍的男朋友,哥哥來到片場演出完便靜靜的離開。那時我對哥哥不是太認識,直至今次的合作,我都沒有向他提及我便是當年《聖誕快樂》打電話給你預約通告的人呢!(林紀陶:他都會記得你啦!)我很怕這樣做的!

  哥哥與明仔

  張之亮:

  自此之後,開始安排《流星語》劇本,會把寫好的劇本交給哥哥審閱,讓他給意見。哥哥跟我說:「導演你來安排就好,我希望你在整件事上不要有太大的壓力,重要是大家把電影做好,我不想影響了你的決定。」所以很多修改或事情上哥哥都沒給太多的意見,也許編劇寫完的他都滿意。

  遇上另一個難題是要給飾演小朋友角色物色人選,要找到一位小朋友能讓人感動的。我認為要拍好這出戲除了哥哥也要有一位可愛的小朋友,要讓觀眾覺得他是身邊的一位小朋友,他最好不懂得演戲,他最好沒接觸過電影,我不希望大家從小朋友的麵部表情見到一種形式化的表達方式。當時做了一個宣傳工作,在全港征求了很多小朋友,最後在落選的小朋友Video中我重新選擇,挑選了那個“四歲的明仔”。其它人認為他隻得四歲,還是剛到的那個四歲,是沒可能拍戲的,原因沒有太多資金,現實中不能容許 Over budget,不能容許拍攝期超過三十天,所以必須挑選一位很能控製自己情緒的小朋友。他外表要很可愛、單純及天真。另一位是八歲的,他很清楚要做的事,很容易跟他溝通。我本人較喜歡四歲的一位,總覺得四歲的就是明仔,八歲的很懂事了。接著交兩人的照片及Casting給哥哥看,哥哥表示這樣他不好選擇,要約見一下他們。安排了一群小朋友跟哥哥見麵,由於不想單獨找來一個小朋友結果否定了他,對他的心理不好,於是是安排一大群的。他們跟哥哥談話見麵,哥哥自己也是喜歡四歲的一位,我跟哥哥說:「那是哥哥你喜歡的嗬,他不聽話時…哈哈!」

  大家都有一個共識是不要用一個獎罰的形式去鼓勵小朋友,這是不太好的,小朋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是鼓勵你演得好給你蘋果吃,或是演得好給你砌圖玩,哥哥亦是這樣想,不能影響一個小朋友的價值觀。拍戲是大人的事,不應影響了小朋友。正如哥哥所說,拍戲前他會提早到來,他先跟小朋友玩,玩得很愉快,黐頭芒一樣。每一天他就這樣跟小朋友建立關係,他讓小朋友感覺他是一位親人,不是一位演員,小朋友的家人都會讚賞哥哥的好。哥哥在整件事上成為他的一個朋友,不獨是想讓戲拍得好,這隻是其中的一點,他更想讓小朋友的將來不會對演戲的價值觀或做人的價值觀有改變,所以的方式是這樣。從來沒有送過一份禮物給小朋友,要小朋友知道他參加這個遊戲,因為他不是專業的他是可以玩得不好,但就一定要完成這個遊戲,就像做人要有始有終。哥哥灌輸一個教育給他。

  哥哥每天到片場都辛苦,一方麵要自己入戲,另外要讓對方跟他的關係好。他的壓力是兩方麵,一方麵他不要讓觀眾失望,他知道自己給別人的感覺是中上階層或白領階級的人物,現在演出一個一夜間失去一切的角色,他需要演好角色來對觀眾交待及對自己的表演交待;另一方麵他要考慮到對方一個小朋友能否明白他的演出及要顧及他的情緒不能影響到小朋友。正如他說的,他比較辛苦,第一,演出的對手年紀太小,第二,在表演的立場上他不想讓人失望,第三,這是一出公義的戲,他沒有收過片酬,但不想因此給人一個先入為主的感覺這電影是好或不好,可想而知他的壓力有多重!

  哥哥無形的推動

  張之亮:

  哥哥一直盡量不影響導演的創作,但在整件事上他的推動是很重要的。在邀請女角時,曾聯絡上數位女演員,但她們都拒絕了,原因是飾演劇中琦琦的角色,她們對飾演媽媽的角色不太能接受,(林紀陶:那角色也不討好呢!或許角色那個價值觀不太好,實情又不是這回事!)這個價值觀其實很值得討論,不過今天暫不討論。有些演員說我的形象要這樣或那樣,但倘若他們是演員時,他們主要是要演好角色,他們的生活形象與表演裏的形象是兩回事。哥哥知道後心裏都不開心,他也主動電話聯絡數位演員,但在他的角度裏他有難處,由於他本身參與了這出電影,他不想站在最前線,他隻能在背後幫忙。後來大家討論不如邀請一位不是演員來的人演出這角色,哥哥建議找琦琦,他說:「你們試試找琦琦,琦琦好的!」我問他不怕嗎?他說:「不怕!我又不是跟她飾演男女朋友!」大家都知道琦琦很高大的!很多男演員會介意的,但哥哥不介意。後來我跟琦琦聯絡,琦琦爽快的答應了,也是很象征式的收取片酬。狄龍、家麗,他們每位都很支持這件事。或多或少不是因為導演或後麵一群能被人喊出名字的人的力量,隻因為連哥哥都支持,大家無話可說了,所以很多人都支持參與。

  哥哥的感染力

  林紀陶:

  去年的研討會提及過哥哥從偶像式的演出到後來的廣度及深度的演出,認為那深度的演出是由《流星語》開始。《流星語》角色看似簡單,但以哥哥那樣身份的演員是很有壓力的。用三個字簡單形容這角色便是“地底泥”,角色後來接受很低要求的生活形式,哥哥本人是全無接觸的,除對角色投入有難度外,也會帶給演員一個不好的形象。倘若演員很顧慮自己身份形象時,這會變成一種壓力,這壓力同樣在琦琦演出的角色上,那角色是一個棄子的母親,這樣的角色設計可能已使女演員有所顧慮。或許很多演員不易走出這個關口,但聽到剛才導演說的,哥哥很輕易便接納了。論《差利與小孩》的差利角色,其實哥哥已經演得「非常差利的」了,不是外型的表達,是一種讓人感動的感覺。就像當年美國經濟低迷的時候,一個男人當了養父與一個小朋友情真的故事,在《流星語》中張國榮的演繹是非常的徹底,所以今次重溫我又有了新的感受,也看出了哥哥的壓力,包括他不獨要將自己的角色演得投入,還努力地讓其它演員演好。很多跟哥哥合作過的演員,如林嘉欣,都說過有哥哥在場的情況讓人很放心及投入,我想這不是他不經意的,倒覺得他是刻意經營,讓拍攝現場氣氛融洽。

  在另一些場合,哥哥也非常的會照顧人。就如有一次邀請他到電影評論學會當頒獎嘉賓,他倒像主人家似的,不隻不用照顧,對場麵應付自若,最後還問是否他要處理的已完成了,那他可以離去嗎?那一刻他就像和一起工作!有哥哥在場的活動那場麵的溫馨是很難形容的,尤其那種溫馨是來自哥哥,讓人更加感動。那樣會檢討自己處事或對後輩的態度,不應妄自菲大,連哥哥這樣有地位的人都不會這樣做呢!

  哥哥的特色演技

  林紀陶:

  由於香港電影的轉型,以前多是本土製作,現在多了內地或海外合作的機會。當合作時討論演技及演出的方式,以中國內的演出方式論,華北、華南及華東均有明顯的不同。香港的演出方法歸納為華南地區的,這包括了香港、廣州及嶺南一帶,香港的演出方式承接了由粵劇發展出來的一套表演方法。討論了那個發展及香港的特色演技,但因為香港電影的評論文化風氣較低落,在整理資料上較困難,很多資料沒有保留是可惜的。當中發現了香港的演出方式中有一種演技變成了絕響,最明顯是上一代由粵劇或舞台劇發展成電影的演員或明星那種演繹方式到現在已經失傳了,沒人能承繼,如:波叔(梁醒波)、靚次伯,今年適逢唐滌生紀念活動重溫了上一代的演員,他們那立體及全麵的演出。奈何電影文化的承傳不足,往往隻見火花的一刻後便失傳。在年青一輩的演員也有這個現象,他們造就出很大的火花,但由於電影工業的不濟,也致使成為了絕響。正發現哥哥那演技的承傳讓人憂心,哥哥離去三年不算很長,但這個危機已經出現,有很多角色但不能找到合適的演員,很多時都發現一些角色該是由哥哥來演出。

  哥哥演出的角色無人能替代,如:十二少、程蝶衣、寧采臣,還有很多呢!我一位朋友修讀比較文學的,他是劉大木,即《倩女幽魂II人間道》編劇,在分析絕響性演員的文章裏,他簡單地提出一個例子,如角色寧采臣,我就借他的分析跟大家討論。寧采臣的角色也有重拍為電視台劇集,也有其它類似的書生角色;看似一個簡單的角色,但由哥哥來演繹加上導演程小東及監製徐克的塑造,是相當一個獨一無二的寧采臣。當大家見其它人演繹流浪書生或小秀才他們能夠勝任,但角色不太能讓人發笑,當角色表現了詼諧,但就變得不文雅,但當有了文雅,角色又不夠複雜,角色由《倩女幽魂》第一集到第二集《倩女幽魂II人間道》,變化是相當的複雜,但考驗不到哥哥。沒有角色能考驗哥哥,原因是他不把自己當作演戲,就連哥哥自己都說:「當了這麽長時間的演員,若然有人還覺得我在演戲,那便是相當的失敗。」若然隻是角色的演繹,不會有現在出來的層次,他演的角色不論是他熟悉與否,他一定把角色跟張國榮融合起來。這是他一個很大的能力,就算是他接拍內地的三出電影,他也能了解及掌握得好。

  另一個角色類型是《霸王別姬》的京劇人物,真實人物的代表有梅蘭芳先生,舞台上是一位女性,舞台下是一位男性。另外的例子是日本的阪東玉三郎(Bandoh Tamasaburo),一位著名的歌舞技演員,台上有女性的優雅、嬌媚,台下又不女性化。若然演員不是有親身的經驗,是很難演出這種人物的氣質及世界,但哥哥卻能把角色處理好。《霸王別姬》角色的難度更在於電影裏已經存在的兩個世界,角色均要具體的表達出來。哥哥在劇中京劇表演已讓人讚賞,角色在台下的那個感情更是難於處理,要將演出變成一種生活,那種人性的七情六欲,電影裏那份獨特的感情及那份不顯於麵色的妒忌,劉大木說這種演繹他隻在《霸王別姬》裏見到,也相信隻有張國榮能演出得好。

  這兩個角色已很立體化地表現了哥哥那種不能被替代的演出,也引證出哥哥表演的真與誠,他融入角色世界,把演出變成獨一無二。欣賞哥哥作品時,除了一些可說出來的感受外,更多是不能言喻的,若不停的摸索還能找到很多內容來支持論點,這是哥哥演出最大的魅力之處,也是他的演出變成絕響的因由。香港電影很需要這種的演繹,若然真的變成絕響會是很可惜的。

  導演愛找哥哥一起實驗

  林紀陶:

  在香港電影及導演尋求改變的時候,很多時都會找著哥哥來演出的。舉例說,當徐克導演完成《龍門客棧》後,他給自己的導演風格來個新的轉變,跟他討論時他說那些對他來說是一些實驗電影,包括《金玉滿堂》及《大三元》。徐克在實驗他的世界能走多遠,在他尋求改變時同時找了哥哥及袁詠儀當主角,他們能讓導演放心。另外還有一出叫作“放假電影”的《戀戰衝繩》,導演陳嘉上很會計算市場,他會跟老板談判當他計算拍攝成本與收入相平等後,他便會要求他創作的獨立。他嚐試拍“放假電影”的一出也是找哥哥來演出的。當爾冬升及羅誌良大擔拍攝題材獨特的電影時,例如《色情男女》,他們都會覺得找到張國榮演出便放心。導演們知道哥哥表演上的深度能使他們冒險得放心。說回《流星語》,大家降低了所有成本都堅持拍攝一出用心的電影,為香港電影保存一出那麽真情的作品,確實要有這個幕前幕後的班底。

  就隻有哥哥一人

  張之亮:

  有關《流星語》,我想大家對哥哥的演技都很肯定,在《流星語》影片拍攝完成後對哥哥來說會有點遺撼。在製作上他付出很多,包括:大家見到在上海那輛勞斯萊斯房車,哥哥朋友的,後來還給石子弄花了車頭,餐廳啦,哥哥的,在製作上很多他能幫忙上的他都願意協助。很久以前,我的老師說一位演員最重要的是放開自己,放眼看這個世界去觀察人,胸襟一定要廣闊,當一個人的胸襟廣闊他一定是一位好的演員,他能收集及接受很多身邊人的舉動及對事物的反應,若然沒有胸襟去接受人也沒可能表演不同的人,大家會說哥哥的演出已不似在演戲了,正如他自己說:「當了這麽長時間的演員,若然有人還覺得我在演戲,那便是相當的失敗。」我覺得一個好演員是不會被察覺他在演戲,因為他是活在一個新生命及一個新的麵孔裏、流著角色的血,他才能演繹得出好的角色。倘若演員沒有一個胸襟去接受目光中所捕捉的人物,是沒法去演出那個人物。就如之前說他要演出一個京劇的戲子,他能勝任,當演出一個小人物時、或是黑幫時他都可以。在整個《流星語》的製作上,他以事實證明了,第一,哥哥捕捉及觀察人的能力;第二,是他做人的態度很好。狄龍說他跟哥哥以前合作過後至後來的《流星語》,哥哥依然是哥哥,他沒有改變做人的方式,哥哥不會因為一種利益去跟你親近。哥哥在人的厚道上及自我的價值上讓我很欣賞他!很多人問影帝該是怎樣的,他的胸襟要大,但一些人連做自己都未能做好,又怎可以當影帝呢!

  《流星語》他會覺得失望與遺撼,由於哥哥個人的厚道,他不想去喧染在這事情上他的付出,他沒有特別跟傳媒去表達,但不應該因為這樣而忽略了他的演戲成就。當他不去張揚時,人們便認為是理所當然。他有點失落,在傾談間體會到他的失落不是人們對《流星語》的評價,而是失落於香港電影圈及娛樂圈,他感受到的一份冷漠。除了《流星語》又有那一出電影呢?若然哥哥不走出這一步,【創意聯盟】又是搞不成!一點一滴去看事件時,欣賞一個人不因為報章或傳媒的寫作,看到的事實就放在眼前,哥哥是身體力行的推動著整件事,縱使有很多人表麵上說要這樣做要那樣做,實際走出來又有幾多人呢?我可說隻有哥哥一人。

  林紀陶:

  哥哥的點滴該要好好的收集起來給其它人閱讀,他一直很有才華,卻不是一顆幸運星。在他星途不太順利的日子,他都堅持的走著他的路,相信他也明白這世界很多時都很冷漠,但若然自己也變得冷漠,這個世界會更不理想,哥哥就是第一人走出來融化這個冰山。他的這個態度讓人很容易受到感染,他跟片場裏的小工也無甚阻隔的態度,這個真的難得。所以每當有人提起哥哥,他總叫人難以忘懷。
12下一頁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Lesliejamie1985 2017-2-16 00:51
他活出來的行為才是值得欣賞及值得去愛!miss you much 哥哥!
引用 AVACHEN 2017-2-11 20:39
無論做什麽事情,都要全情投入。哥哥付出的真與誠,真的有改變這個冷漠的世界。
引用 wwx 2013-12-12 22:54
這世界,有人有才無貌,有人有貌無才,有人有才無德,有人有德無才,有人有愛卻失去了自我,有人隻知道自我而變得冷漠,各種不完美就是這些凡夫俗子,像哥哥這樣近乎完美的人,集真誠、善良、美貌、才華於一身的人,還有幾個?叫如何不想他.....
引用 抱月聽風 2013-7-10 03:35
“該感謝上帝把哥哥的這張臉給,一個人的漂亮不在乎他的一張臉,其實他活出來的行為才是值得欣賞及值得去愛。” “每當有人提起哥哥,他總叫人難以忘懷。”
引用 lonely 2013-5-26 05:32
活著的時候你們是這麽肯定他的嗎?虛偽
引用 我很愛哥哥 2012-10-12 15:10
“哥哥用自己的熱忱去溶化這世界的冷漠.但又有多少的冷漠也需要更多的人像哥哥一樣付出自已的熱忱去溶化呢.”,我知道這種感覺,我周圍曾經也有些冷漠的人,她們不但自己冷漠,還喜歡用冷嘲熱諷和眼神打擊熱忱的人,因為熱忱的人少,是異類,多數冷漠的人本能要把熱忱人同化掉。但是有哥哥做榜樣,我再也不怕她們了,我將內心堅定的跟著熱忱的哥哥走下去,“我們今天紀念他.就是要像他那樣.對工作.對朋友.對這個世界付出真與誠.. ”補充一句,當一個人熱忱的對待社會堅持十年八年,社會是會回報給他/她以好運和福氣的。
引用 我很愛哥哥 2012-10-12 14:54
"哥哥演出的角色無人能替代,如:十二少、程蝶衣、寧采臣,還有很多呢!"這就是哥哥巨星的藝術高度!
引用 伽冰 2012-10-9 15:12
《流星語》他會覺得失望與遺撼,由於哥哥個人的厚道,他不想去喧染在這事情上他的付出,他沒有特別跟傳媒去表達,但不應該因為這樣而忽略了他的演戲成就。當他不去張揚時,人們便認為是理所當然。他有點失落,在傾談間體會到他的失落不是人們對《流星語》的評價,而是失落於香港電影圈及娛樂圈,他感受到的一份冷漠。除了《流星語》又有那一出電影呢?若然哥哥不走出這一步,【創意聯盟】又是搞不成!一點一滴去看事件時,欣賞一個人不因為報章或傳媒的寫作,看到的事實就放在眼前,哥哥是身體力行的推動著整件事,縱使有很多 ...
引用 伽冰 2012-10-9 15:11
第一,哥哥捕捉及觀察人的能力;第二,是他做人的態度很好。狄龍說他跟哥哥以前合作過後至後來的《流星語》,哥哥依然是哥哥,他沒有改變做人的方式,哥哥不會因為一種利益去跟你親近。哥哥在人的厚道上及自我的價值上讓我很欣賞他!很多人問影帝該是怎樣的,他的胸襟要大,但一些人連做自己都未能做好,又怎可以當影帝呢!
引用 伽冰 2012-10-9 15:08
,但由哥哥來演繹加上導演程小東及監製徐克的塑造,是相當一個獨一無二的寧采臣。當大家見其它人演繹流浪書生或小秀才他們能夠勝任,但角色不太能讓人發笑,當角色表現了詼諧,但就變得不文雅,但當有了文雅,角色又不夠複雜,角色由《倩女幽魂》第一集到第二集《倩女幽魂II人間道》,變化是相當的複雜,但考驗不到哥哥。沒有角色能考驗哥哥,原因是他不把自己當作演戲,就連哥哥自己都說:「當了這麽長時間的演員,若然有人還覺得我在演戲,那便是相當的失敗。」若然隻是角色的演繹,不會有現在出來的層次,他演的角色不論是他熟悉與否, ...
引用 Virginia-cheung 2012-4-3 19:38
無論自己經曆多少艱難困苦,哥哥永遠都是以最積極地態度麵對,永遠都把自己的“真”展現給大家!
引用 SRX 2011-8-3 15:46
l事無大小,人無貴賤,哥哥如流星般的生命點滴都浸透著執著的努力和真摯的愛意。
引用 chuwaijoey 2011-7-12 15:26
上帝是賜給我們那張美麗的瞼,讓我們一見驚心.再見傾心,但上帝更賜給我們一顆天使的心.讓這個世界添[美麗]因有他,才有了小製作大經典的[流星雨]因有他,我們更懂得什麼叫傳奇.哥哥,感謝天意遇見了你.
引用 chuwaijoey 2011-7-12 15:07
哥哥用自己的熱忱去溶化這世界的冷漠.但又有多少的冷漠也需要更多的人像哥哥一樣付出自已的熱忱去溶化呢.我們今天紀念他.就是要像他那樣.對工作.對朋友.對這個世界付出真與誠..

查看全部評論(14)

手機版|Archiver|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GMT+8, 2019-5-21 01:56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