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新春快樂!
開啟輔助訪問 |繁體中文 手機客戶端
繼續懷念、繼續愛、繼續張國榮。

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找回密碼
 用戶注冊

QQ登錄

隻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浪微博登陸

隻需一步, 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張國榮

關注:

1、打開您的手機上的微信應用

2、選擇右上角魔術棒,掃一掃

3、或菜單朋友們那裏,掃一掃

4、微信號:lcas19560912

5、公眾號: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6、微信QQ號:100056912

葉大鷹:梅婷身上具備了那個時代的特點

2009-9-18 22:46| 發布者: 榮雪煙| 查看: 11878| 評論: 3

  從東京飛往北京的航班終於落地了,很快,葉大鷹就笑咪咪地出現在出關口,他麵前的行李車裏,裝的是在上海拍攝、北京剪輯、澳大利亞製作聲音、日本處理畫麵後最終完成的《紅色戀人》電影拷貝,看著略顯疲憊的他,采訪就在機場回家的路上開始了:(“記”為記者,“葉”為葉大鷹)

  記:《紅色戀人》從開拍開始就很受關注,大投資精製作,請張國榮來演共產黨員 ,用英文對白這些特點,都給人一種期待,期待這部片子能給觀眾一個驚喜。現在片子終於全部製作完成,首先請您談一下創作這部電影的初衷?

  葉:《紅色戀人》的故事是來自在《紅櫻桃》時的采訪,當時接觸了很多革命先烈的親屬子女,聽到了很多關於前輩們涉及到感情生活、私生活方麵的故事,非常動人,我當時聽完這些回憶以後就非常衝動,有個念頭就是哪怕放下《紅櫻桃》先拍這個題材,這實在是個精彩的故事。當然,《紅櫻桃》和投資方都簽了合同了,必須做,這個願望就一直留在心裏。所以再拍片子時很自然就考慮到這個題材。

  記:《紅色戀人》切入的角度比較新穎,主要展現的是曆史大背景下革命者的感情世界,您為什麽要這麽處理?

  葉:這裏就涉及到建國以來很少去觸及的領域,就是前輩們的私生活是什麽樣的,他們的情感是怎麽處理的,他們的家庭是什麽樣的。很多片子在表現共產黨人的時候就是英雄事跡,很少涉及到精神狀況,好象隻知道他們應該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勇敢犧牲奉獻,但在那樣的一個時代背景之下,他們對物質的渴望是另外一種的,他們對精神的追求應該是更大的,對於信仰的執著應該是最強烈的,在那種背景下的人物可能就比生活在這麽完美的物質社會當中的人更有機會有一種動人的東西,這裏能存在一個非常好的電影,因此想通過一個非常奇特的愛情故事來表現共產黨人。《紅色戀人》描寫的是一對革命戀人在當時的特定曆史時期下的奇特的愛情經曆,其中對於信仰、對於情感、對於忠誠、對於背叛到底怎麽認識怎麽看,的創作人員都帶著很深厚的情感去體會,我覺得用這個時代的感情去體會那時候的人物,會特別有魅力,特別精彩。

  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戲劇的把握的問題,就是能不能去真正激動人,能不能有一種對於人格的表現,我覺得這對於今天的電影人來講是一個特別大的挑戰,對於曆史的事件、對於曆史的人物都有特定的認識,但對於情感問題進入到個人化的表現,我覺得在過去的作品中很少有能夠激動人心的。而在創作這部片子的時候就非常的投入,迷戀人物在信仰與情感之間的衝擊性,特別是那些當事人的回述,奠定了一個情感的基礎,使有一種創作的衝動。我覺得在創作中來不得半點虛假、做作或是唯利是圖的東西,你有多少真誠,觀眾就一定會回報你,我特別喜歡和觀眾能交流起來的電影。

  記:您為什麽要請張國榮來演共產黨員“靳”這樣一個角色,香港演員能理解當時的革命者嗎?

  葉:談到演員,《紅櫻桃》沒有用什麽明星,郭柯宇、徐嘯力他們當時都是第一次拍電影。到《紅色戀人》我開始考慮一個共產黨員的形象應該是什麽樣的,在我心裏一直都感到他不再是遊擊隊的隊長,不再是武工隊的隊長,而是具有深厚修養的人,有過很多經曆的人。他應該有一種新的形象,他的堅定和頑強是在於他的內涵之中,是確確實實有一種精神生活的男人,而不是五大三粗,張口罵娘的那種人。

  和張國榮也是一種緣分,開始我也沒敢想,當我在香港碰到這樣一個機會有可能與張國榮合作的時候,我仔細看了他所有的影片,感覺可能會產生一種獨特的表現,將會不同於過去所塑造的那些遊擊隊長、英雄們。張國榮身上有種非常獨特的氣質,他的氣質跟人物所需要的氣質非常吻合,所以我選擇了他。當然張國榮是一位非常好的演員,極為專業,而且很有造詣,他對創作的態度也極為認真。還有就是片子裏有很大一部分要講英語,他的英語講的非常好,很符合“靳”留過學這一經曆。

  談到張國榮對過去共產黨人的理解,我覺得他在片中表現的恰到好處,我問他為什麽會有這麽準確的把握,他說雖然對過去的中國革命了解的不多,但在他麵前就擺著周恩來、鄧小平這樣的榜樣,從他們身上就能看到當時革命者的形象。

  記:那麽,您對片中的其他演員怎麽評價?

  葉:片子唯一的女主角就是梅婷,我一直想什麽樣的女子能夠承受住當年這樣極為殘酷的、以命相許的愛情呢?這樣的女人應該是一種什麽樣的形象呢?我選了很多的包括國內很知名的一些演員,覺得還是選一個新人為好。對於梅婷,在《血色童心》裏已經合作過,當然她很年輕,沒有拍過電影,但她是個很有潛力、很有發展前途的演員,她身上具備那個時代的氣質。

  叛徒皓明這個人物選了陶澤如,因為我特別喜歡他在《一個和八個》、《晚鍾》等作品中塑造的人物,他有一種極端的氣質,恰恰能夠表現皓明這樣一個不惜以女兒為誘餌來鎮壓革命的叛徒形象,他的戲劇表現力是非常出色的。

  佩恩這個角色特意去好萊塢挑選演員,最後選定了年輕演員泰德,他是好萊塢正漸漸走紅的一個演員。他給我的印象就是非常敬業,拍戲時往往都認為可以了,他還認為可以有另一種表演方式,要求再拍一條。

  記:請您再詳細談談《紅色戀人》是如何誕生的?

  葉:《紅櫻桃》完成之後,我又開始著手收集《紅色戀人》的史料,再進行第二輪的采訪。一開始請來《紅櫻桃》的編劇來執筆,這個階段大概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完成了三、四稿,之後是中間階段比較技術化的創作。現在國內的劇本創作特別艱苦,多數人都是從事文學創作,然後開始改編寫劇本,作為專業的電影編劇特別缺乏,那麽怎樣把文學的東西變成電影化,說起來簡單,但實際上難度特別大,涉及到視覺、聽覺等一係列問題,多數都是忙於這個問題。後來請了好萊塢的編劇,因為主要人物是從美國醫生的回憶這個角度來結構,讓驚訝的是我開始覺得意識形態方麵的差異會很大,實際上不是這樣,實際是不管你信仰的是什麽主義,不管這個主義的內容是什麽,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變成一種人格的東西,一種個人的東西後就非常容易理解,追逐理想追逐信仰在任何國家任何民族都是值得崇尚的。

  片子創作時組建了一個非常優秀的創作班子,攝影張黎從開始做《紅櫻桃》到《紅色戀人》都是一起從文學階段開始創作,這個班子整體素質都相當可以,象導演組有從俄羅斯回來的博士、美國的碩士、加拿大的留學生等,都是有很多實踐經驗的電影製作人員,這是保證整體質量的基礎。

  後期製作時聲音、畫麵方麵的處理的要求比較高,尤其是電影中有些畫麵裏的現代建築要被抹去,換上當時的建築,技術含量比較高,所以後期是去澳大利亞和日本做的聲音和畫麵。

  記:應該說一部影片裏細節的處理是影片成功與否的一大因素,這部影片中幾處細節的處理給人印象深刻,您當時是怎麽想到去這樣表現的呢?

  葉:這部片子的所有細節我都能找到真實的根據,就說念“太陽出來了……”這一段,我最直接的靈感就來自周總理,他自己癌症最嚴重的時候他就讓秘書給他念毛主席詩詞。就義的那場戲裏,靳到刑場上,用手輕輕搖了搖給他準備的凳子,然後穩穩地座下,感覺就好象回家一樣,這個細節就參考了瞿秋白就義時的感覺,瞿秋白當時就義時說:“這個地方很好。”劃了一塊地,盤腿一坐,就考慮怎麽在這個地方通過一個細節來表現靳,而不是通常喊“共產黨萬歲”那樣,太常規了,所有人看了都不會驚奇,還是為了今天的觀眾,怎麽要打動他們。靳中槍倒地時身上的鐵鏈子飛起來,那鐵鏈子是找替身拍了一天,各個角度的拍,要把鐵鏈子飛成一種鷹的形狀,為了拍這個把替身都砸壞了,吆呼了一個多月。

  記:這部影片80%以上都是英語對白,那您是否考慮到中國觀眾的接受能力呢?

  葉:《紅櫻桃》裏的外語比這還要多呢,不也很受歡迎?普通話版也做了,但藝術質量和技術質量全都下降了,它不是個譯製的問題,而是整個真實性被破壞了,這個題材就要求要講英文,所以還是保留了外語。當然考慮到廣大觀眾的欣賞習慣,所以兩個版都做,另外也考慮到英語版本在國際市場上回收的可能性。由於影片投資的巨大,希望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都能爭取。

  記:片中一個高潮的段落就是秋秋被捕,靳決定犧牲自己而把秋秋交換出來,但秋秋有槍殺國民黨要員的重罪,應該不可能被放出來,片中這樣表現是否違背了曆史真實?

  葉:從真實性來講,我是調查了1936年上海所有的曆史,當時在押的政治犯分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國民黨的監獄,一部分是租界監獄,所謂的交換是克拉克代表的租界監獄把靳交換給國民黨監獄,換來秋秋,從而保全了秋秋的生命。在37年以後,租界撤離,那麽租界監獄才轉給國民黨監獄,是這樣一個過程,這是曆史當中真實的一麵。

  記:影片的結束非常有特點,最後一個鏡頭是從佩恩和明珠的身上拉起,讓觀眾看到拍攝現場,您為什麽要采用這種把觀眾從故事中拉出來的手法?

  葉:拍《紅櫻桃》就太嚴肅,觀眾看完後心情很抑鬱,而這部片子我不希望悲劇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時候觀眾的心情緩不過來,我希望有一個更接近今天這個感覺的東西,這是其一。第二,拍一個這麽真誠麵對曆史、麵對過去的先輩們的這樣一個故事,是想今天的人能有所借鑒,影片的最後把鏡頭搖在了上海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和東方明珠電視塔,這兩個建築物放在一起就會產生深刻的寓意。

  記:看您的作品,無論是《紅櫻桃》還是《紅色戀人》,都是較藝術性的,但同時裏麵似乎也加入了商業包裝,您是如何看待電影的藝術性和商業性的?

  葉:作品當然需要包裝,這是出於商業上的考慮,也是對於投資人的保證。比如張國榮的加盟表麵上看是商業的考慮,但在實踐中更多的出於對創作質量的保證,商業效應在這個過程中就被忘卻了,當然影片上映的時候,這個因素可能會再度顯現出來。我認為作為一個電影工作者來說,藝術片不考慮商業性,商業片不考慮藝術性,就太絕對了。商業和藝術的矛盾,不光是中國電影,也是世界電影所共同麵對的問題。

  記:從您拍的這兩部片子來看,您是否有拍“紅色三部曲”的想法?再請您比較一下《紅櫻桃》和《紅色戀人》。

  葉:其實我沒有準備想拍什麽三部曲,因為片名定了《紅色戀人》,所以很多人就問是不是有這個打算,這個提議很有意思,假如有機會就攢一個三部曲,前提是要好看,要自己滿意,要有創新的東西。

  《紅櫻桃》和《紅色戀人》都是用“紅”字作題,但感覺《紅櫻桃》的“紅”和《紅色戀人》的“紅”不一樣,《紅櫻桃》的“紅”有一種美──鮮血、戰爭、屠殺,《紅色戀人》的“紅”更多的指的是信仰本身;《紅櫻桃》講的是戰爭和人的關係,在《紅色戀人》裏更多的是表現人的精神、人的品質。所以“紅色”應該可以作為對於信仰、對於革命、對於幾十年共產黨領導的這段曆史的簡單的象征;“戀人”當然指的是情感,而不僅僅是指情侶。《紅櫻桃》如果說是嚴格意義上的悲劇的話,《紅色戀人》就是浪漫氣質的悲劇,這是比《紅櫻桃》更好的、製作更完善的一部片子。特別是有《紅櫻桃》創作的經驗,也從容了很多,懂了很多,《紅櫻桃》拍的時候有時候憑著某種直覺,這次拍片子的時候就加進很多表現的手段,這方麵比那時候感覺就好的多。

  記:那麽,您的下一步工作是什麽呢?

  葉:片子雖然拍完了,但還有許多工作要做,要做宣傳,另外,《紅色戀人》的國際發行方麵我也會涉及,我要對投資方負責。關於下一部的題材,還在抓,沒有真正落實下來,另外我可能當一次製片人,投資拍一部電影,因為有個年輕導演有很不錯的構思,所以想嚐試一次。

  采訪結束了,葉大鷹顯得輕鬆了許多,看著眼前這位革命將領的後嗣,我想,是不是因為他的血管裏流淌的有革命先輩的血,才能將他們的感情世界用膠片如此美的表現出來,才能使影片如此的震憾心靈。《紅色戀人》就要公映了,相信這部電影一定會在中國電影市場上掀起一場“紅色風暴”!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昨邇聽見 2013-11-25 23:01
從頭到尾,我光顧著看哥哥了
引用 公子方十二 2013-7-29 18:31
很喜歡梅婷對愛情的執著與責任的擔當。
引用 桃太郎 2012-7-23 02:12
真心覺得梅婷演得蠻好的

查看全部評論(3)

手機版|Archiver|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GMT+8, 2019-5-21 01:56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