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新春快樂!
開啟輔助訪問 |繁體中文 手機客戶端
重溫張國榮 | 圖書《隨風不逝·張國榮》

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找回密碼
 用戶注冊

QQ登錄

隻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浪微博登陸

隻需一步, 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張國榮

關注:

1、打開您的手機上的微信應用

2、選擇右上角魔術棒,掃一掃

3、或菜單朋友們那裏,掃一掃

4、微信號:lcas19560912

5、公眾號: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6、微信QQ號:100056912

雙重的消失

2009-9-3 08:14| 發布者: 榮雪煙| 查看: 9566| 評論: 9

  “相遇”(Unerencontre)——小說家米蘭·昆德拉新作名字。到一定時候,生命來到縮減的階段,便開始了“和我的思考以及回憶相遇……”。但相遇並非重複,每趟相遇都是一次深化。不知不覺間,我也開始在我的閱讀時間中,騰出一半來與舊作相遇,近日,有《胭脂扣》的電影和小說。

  焦雄屏在《關錦鵬的光影記憶》裏給《胭脂扣》寫了一段不起眼的附記:“經過了十餘年,張國榮和梅豔芳先後逝去,仿佛應合了片中‘如夢如幻月’的縹緲內容,使此片的後設閱讀,帶了一種令人悚然的宿命色彩。”《胭脂扣》是一出鬼片,今天看來,益發是重迭的鬼影,雙重的消失。

  首先當然是主角。張國榮和梅豔芳在現實中雖不是情人,但感情深厚,二人於同年一前一後離世,總多少予人共赴黃泉之感——張國榮明是自殺,梅豔芳放棄治療又何嚐不帶“自殺”之意?《胭脂扣》中,十二少螻蟻偷生,如何眉目英挺終敵不過歲月變成佝僂老翁,但現實中,這風華絕代的一對,都不讓你看到老相,少有的,真人比角色更加驕傲。另一對在戲中飾演戀人的萬梓良和朱寶意,當然尚在人間,但已退出影壇,以另一形式“消失”了。其中,又不外乎兩種結局——燃燒殆盡、徐徐淡出的。

  如果《胭脂扣》中本來隻有如花一隻癡心鬼,現在,整出電影,都鬼影幢幢。鬼影,人之外,還有空間。說到相遇,它本來就是《胭脂扣》一個題旨,隔半世紀多的相遇,麵目全非,太平戲院、倚紅樓、金陵閣等當然全都沒有了;“塘西風月”早畫上句號,花露水的香氣早蕩然無存。但上個世紀三十年代與八十年代並不完全割裂,起碼還有黛綠但已不青翠的電車(如花說:“我最熟悉的也隻是電車”),起碼還有大光燈照得影影綽綽的大笪地,給如花測出一個代表吉兆的“暗”字(“日內有音”),起碼還有利舞台,雖則不再是梨園之地而是在辦香港小組選美,但起碼建築物實實在在,如花在城中飄蕩也不至於全無依靠吧。如果消逝的建築被影像“攝”下來也是一個鬼影,事到如今,卻是連大笪地、利舞台等都加入了魎魍魅魑的行列。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如是者,“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指稱一段旎情緣,也指稱一個醉生夢死的城市。我想到“Image”(影像),字源上本身就與“幽靈”相連。陰魂不散,電影世界本來就是一片幽靈人間,在漆黑之中觀看熒幕的一堆“spectators”,何嚐不像一堆幽靈?“Image”在古希臘曾經被視為對現實次一等的模仿,在今天的影像即為現實的“景觀社會”,影像特別是香港電影,有意無意卻正了“反消失”的手段。每一次你說及“消失”,其實都是一種“顯現”。在這種寓意上,也許沒那出電影,比《胭脂扣》更有後設重讀的況味。

  有一小事我要說說,在重看《胭脂扣》時,影碟刮花了熒幕上停格在如花的特寫麵上,鬼影雪花迭在三十年代的如花和八十年代的梅豔芳身上,都怪我偏在深宵看戲,一時陰風陣陣,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每次重遇總是一種意外。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youkeyouer 2015-5-4 17:38
忽然覺得《胭脂扣》裏十二少誇讚如花的“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送給哥哥最為合適,哥哥真的有好多種樣子,男裝,女裝,不化妝,英武逼人,柔情似水,性感魅惑,陰鬱頹靡,紙醉金迷,風華絕代,憨厚可愛……公子角色,任何樣子都可。
引用 youkeyouer 2015-5-4 17:34
重看《胭脂扣》,看到如花將胭脂扣還給十二少,音樂響起“誓言化作煙雲字……”忽然一陣心酸,留下淚來。戲中的人,一個負了情,一個負了義,再相遇,空留下煙消雲散的愛情。戲外的兩人,成就了一個時代的芳華絕代,終香消玉殞,仿若結伴而去。不知道天堂裏的如花與十二少,哥哥與梅姐,是否安好?
引用 Leezi 2013-10-30 12:54
我也是在半夜看的胭脂扣啊。不覺得它多恐怖或者陰森,如花的淒涼的等待和執著的堅持足夠蓋過她是鬼魂這一角色。
引用 蘭花 2013-8-31 09:50
試一下,半夜看《胭脂扣》???
引用 夢裏一片癡 2013-6-16 22:52
好像我一直都是在半夜看啊!難道有誰在大白天陽光下看《胭脂扣》嗎?不能想象。
引用 晏杳1943 2013-2-2 15:39
“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總有一種寒意,夜泊過客之感。好冷啊。
引用 啼妃 2013-1-15 19:27
在我看來,《胭脂扣》無論是人還是鬼,都隻有無盡的美與淒涼。最美的,和最淒涼的,總是最無辜、最孤獨的,當然,也是最驕傲的!
引用 逃往南極的鯨 2012-12-22 16:35
我能說我就敢嗎…
引用 我很愛哥哥 2012-9-27 15:52
"一時陰風陣陣,不禁打了一個冷顫",以後可有榮迷還敢半夜看《胭脂扣》?嗬嗬嗬……

查看全部評論(9)

手機版|Archiver|張國榮藝術研究會    

GMT+8, 2019-5-21 01:56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